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健康

无处安放的老年

发布时间:2019-08-16 18:58:45

在中国,这是一个除了农民阶级、自由职业阶级、无业阶级外,皆可以享受到 不劳动 自由的节日。

然而,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却是一个 苦难 开始的日子。这一天,爱人把生病的岳母从农村老家带到市区,请大夫诊治、输液。守了五天,疼痛、浮肿,岳母的病情并没有出现好转。再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肺癌、晚期,正在单位上班的我接到爱人的电话,里边只有哭泣。

不过,悲伤很快就被劳累和疲惫所挤占。我和爱人都是来自农村,虽说不是独生子女,但兄弟姐妹并不多。爱人有个尚未结婚的弟弟,比她小两岁,在几百公里之外打工,来来回回并不方便。所以,照顾岳母的任务完全就落在了我和爱人的肩上。医院、家,两点之间,虽说只有不到十五分钟的步行距离,但一天反反复复十几趟仍然让人难以吃消。还有孩子,每天除了要接接送送外,到了晚上还要陪着她玩。没有办法,爱人只得先请假两周,而我则推掉所有的 社会活动 ,一下班就把手机关掉。前两天,我妈又生病,接她到市里看,我真担心也住院。还好,医生说可以不住院,让老人家在家里先吃一段时间药看看再说。否则,我们可真的受不了。

除了身体上的劳累、生活上的疲惫之外,还有经济上的困窘。依靠农业,父母养育我们十余年,并无过多的积蓄。而癌症并不是普通的病,一个疗程下来少说也有五、六千元钱。虽说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但报销的起点是一千五,且治疗癌症的很多医药费用并不输于报销的范畴。更糟糕的是,一个疗程之后,因为没有协调好,我爱人老家所在的县新农合办公室,对本县患者在我岳母所住医院看病费用不再报销。这对本不富裕的我们来说,不能不说是个 打击 。

当然,这还只是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处在老人的角度,更难受的或许是内心的孤独。爱人不可能天天请假,我们都上班的时候,岳母一个人躺在病床或者家里,其内心的孤独可想而知。更何况,我和爱人并非钢铁所铸,有时候压力大,心情烦躁,并不愿意同老人多讲话。特别是我,作为 女婿 ,毕竟是 外人 ,从小没在一起生活,想说话也没有啥话可说的。

前两天,陕西安康强迫怀孕7个月的孕妇引产,引发网络社会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大讨论。作为我个人,本身就是父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下的 产物 ,因而对 独子政策 十分反感。在网上,有一种说法:农村那么穷,不该生那么多孩子。结合这次岳母生病经历,我不得不说:农村也好,城市也罢,国家都不应当实施强制干预生育的政策。

相对来说,农民是没文化,但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农村经济条件不好,缺乏福利性养老措施,如果不多生育孩子分担 养老 的负担,等老了谁来养活他们?城市也是如此,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但在发展公益性养老事业上却缺乏投入。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等这对夫妇老的时候,孩子长大结婚生儿育女。这样,两个年轻人养活5个人,即使老人有些养老金平日可以养活自己,但遇到大病等仍旧是个很大的负担。

也许有人会说,国家会想办法的。可事实上呢?计划生育政策实施 0多年了,一些当时响应国家政策的人,并没有因此得到国家的多大好处。退一步而言,即使国家大量发展公益性养老事业,但也需要有钱。这部分钱从哪里来?难道不是从年轻人创造的价值中来吗?7个人只有2个人有劳动能力的时候,如何养得起4个老人?

还有就是精神层面的问题。随着年纪的增大,老人更希望子女能够多陪陪他们。特别是逢年过节或遭遇疾病等困难,人们会特别希望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然而,计划生育政策之下,7个人, 个家庭,年轻人该去陪哪个家庭?所以,这两年,每到春节, 该去谁家过年 才会成为新闻。老年人遭遇大病,而年轻人又要工作,怎么可能天天陪在她们的身边?

我和爱人均不是独生子女,尚能感受到经济的压力和老人的孤独,更何况那些独生子女家庭?每次有专家提出应及时改变计划生育政策,官方都会出来表态:应当慎重。慎重没错,但不是不要讨论,要拿出讨论的态度,更应仔细听取人家的意见。计划生育政策初期,我们的父母顶住压力使我们有了兄弟姐妹。而到我们长大时候,基于经济、政策等多种因素的考虑,很难再顶住计划生育政策的压力,而只能选择生育一个孩子。可是,透过岳母生病这件事,我真的很担心:等我们老的时候,谁来养活我们?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做双眼皮能都用全身麻药
河南专治牛皮癣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