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游戏

天革 第七十五章 毁石堆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3:51

天革 第七十五章 毁石堆

陈炼能感觉到人群中浮现出来的恐慌和不安。他们的村长死了,而歹人能够如此来去自如,想来定然跟那天道派来的人有关。

周围其他人都开始议论纷纷,他们不知道接下去将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好在老长已经透露了很多关于鱼人岛的事情。

陈炼回到桌边,这时老李和一些乡民也跟着进来。老长那死前狰狞的模样,依然留存在眼前。老李上前直接将老长的双眼合上,然后让几个年轻的小伙抬回村长自己家中。见众人都已离开,老李有些忧伤道,“陈兄弟,看来我们鱼人岛的恐将有场劫难啊!如果我所料不错的,刚才那人应该就是天道派来探查我们村的。”

老李的担忧,陈炼十分清楚,可在陈炼看来,事情却也不一定有那老李说的那般严重。难道对方就是因为老长直到上清气对鱼人岛的秘密,然后痛下杀手?那自己与老李怎么没事?再者,真要告诉天道去,对鱼人岛进行重罚,那天道大可以直接来,何必这么麻烦找个人打探?陈炼是结合自己当日在山崖的情况,做出此点的判断的。最后一点,陈炼觉得,那人之所以杀掉老长,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上清气,而且可能是怕他将其他上清气的部分给说出去。

想到这里,陈炼就自然没有老李那般忧心忡忡,急忙道

天革  第七十五章 毁石堆

,“老李,你知道鱼人岛那安放上清气地方在哪吗?”

老李一惊,“陈兄弟,你难道……”

“如果这个时候还犹豫,我们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与其这样坐以待毙,不如拼一拼,你看如何?”

“可是……”

“老李,我说你老糊涂了?难道你认为天道会就这样放过你们?”

老李思前想后,双手努力抓了几把自己的大腿,纠结万分,可想到刚才那村长被偷袭致死的结局。老李眼神中顿时浮现出果决,头点了两下,“好,事不宜迟,你跟我来,我带你去。”

不过陈炼自然是不能如正常人一般行走,于是他从屋内找来了笔纸,画了一张半自动的轮椅。然后试着让贱鼠变成那样。还别说,几次下来,勉勉强强那样子倒是神似几分。不过可能因为不知道塑料是个什么东西,因此整个轮椅都变成钢的。这让坐在上面的陈炼很是不爽。一旁的老李赶忙拿了个枕头,才舒缓了过来。

因为是禁地,所以平日里没人敢来。可眼下形势危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来到一堆已经长满植被的乱石前。四周都是一片片密密麻麻麻的树林和一些奇形怪状的花草。老李指了指前头道,“那就是。”

从正前方看去,陈炼根本找不到过去的门的方向。按照老李的说法,应该那堆石头的最里面就是。可现在的问题是陈炼不好运用灵气,那么就只得靠贱鼠。

“贱鼠,有问题不?”贱鼠似有些不服气,“我怕整个洞堵得更厉害。”

一句话拽到天上去。陈炼笑了笑直接站了起来,“那好,你就尽情发挥吧!”正要打算破石堆,可身后几声喊叫却立刻让贱鼠的行动停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我鱼人岛的禁地,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一个有些硬起的男子直接跑到陈炼的跟前,他看了一眼有些憔悴的陈炼,又极为霸道地朝老李怼去,“老李你身为副村长,现在村长刚死,你就想破禁地,你安得什么心?”其他两人也是不住地赞同此事。

老李极为尴尬,说实话来禁地确实只是他的意思,可老长死前虽然没有明确那意思,但可以想象,将来老长也必然会带陈炼来此处。于是老李壮着胆,为了整个鱼人岛的未来,他硬声道,“这可是村长死前最后的恳求。他是让这位陈兄弟能够帮我们彻底拜托那天道的束缚。”

其中一人道,“老李,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可此事极其重要,你得有个凭证。”

要说凭证,哪里有?陈炼和老李都清楚,可老李毕竟还是见些世面的,虽说是副村长,可他胆量大,常去些别人都不敢去的地方。于是他道,“你们认为,除了天道,还会有什么人能进入我鱼人岛呢?”

此话一处,那几人也没了声音。因为当年还是妖王偷偷地告诉第一任村长的,只有能进入这岛的人才可以拯救整个村子。因此大家都明白陈炼能进来意味着什么,所以那三人见老李如此一说,虽心里还是很是嘀咕,但无奈至少在没发生不好的结果前,他们的确无法反驳。

在识海中的妖王,也很是不好意思地对着陈炼道,“其实当初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那人应该是我,现在看来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贱鼠见对方达成了妥协,忽然变回了老鼠,然后趾高气昂道,“老大,让你看看我归真后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当初妖王说贱鼠归真会变异。他只看到了贱鼠有了真身,却根本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变异了。只见贱鼠跳至半空,忽然空中一闪,谁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见那堵住大门的石堆表面似乎闪出几道光,紧跟着石堆一下就变成了无数块小小的碎石。等陈炼再次回头看向贱鼠的时候,它再一次变成了人形,并且从嘴中吐出一团巨大的火球,那大小如一栋房子一般。直接轰向石堆。

顷刻间,所有的石头着了起来,慢慢地开始升腾,到最后之剩下点点的焦炭还残留在地面之上。

眼前一个拱形的石门显现在几人面前。贱鼠没有变回老鼠就立在了地上。“老大,那门好像有什么封印,我的兽魂火焰根本烧不坏它。”

陈炼这回倒是没有打算让贱鼠变回老鼠的样子,这让贱鼠有些想要放纵自己的意思。

来到门前,几人仔细查看,那门缝中,陈炼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上清气(玄)的存在。因为他现在神识有些涣散,出于崩溃的边缘,对于上清气能够给他带来治愈的功效还是极为明显的。

更为激动的妖王则直接在识海中道,“如果门后的上清气足够的话,虽说要得道三源一气才能彻底治愈你神识的伤,但是如果有了这个上清气(玄)我想,保住你命还是问题不大的。”

陈炼有些好奇地问,“那如果上清气几部分合成,三源没聚齐,我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妖王想了想,“能用灵气,但是神识的修炼会停止,机会出现不怎么协调的情况。一般人都是神识和体质同时上去的。所以你今后会比较尴尬,但是至于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

刚问万妖王的话,老李一旁赶紧拍了拍陈炼的肩膀道,“陈兄弟,你看那门上面有到符录。”

“咦?”贱鼠果然手贱,直接又自己变成老鼠,从陈炼的肩膀上跳了过去,想碰下那符录。不过刚触碰就跟触电一样,直接从上面掉了下来,躺在地上一直哆嗦不停。

“嗯?这周围的地上……”

郴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芜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号码
贵州银屑病医院网友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