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游戏

客栈小说君若天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17:53

已是深秋,谷里的枫叶被秋风染成一片绯红,似胭脂,如泣泪。衰草连绵,一直延伸到深谷,一眼望不到尽头。地上的黄叶、红叶给幽径覆上一层天然地毯。偶尔风起,卷起几片落叶,晃晃悠悠,在空中旋几个漂亮的圈再依依不舍的落下。一条小溪横穿过梅谷,溪水碧绿清澈,隐约能看到溪底的鹅卵石。秋日的夕阳映照着寒水,波心荡漾,泛起阵阵涟漪,小溪有一个漂亮的名字叫碧水溪。    好一个世外桃源。    溪水里倒映着灰白两条交织的人影,舞动的衣袖,纷乱的剑花,飘起的落叶,还有偶尔溅起的水花使小溪颤抖了一下。好多年没感受到如此浓郁的杀气了,今天似乎不寻常。小溪沉默着,不时溅起浪花,波光闪闪,粼粼的如同剑光,太阳下,竟映照出七彩光芒。要开始了吗?平静了三年的梅谷终于不再平静下去了吗?一时无声,就连那交锋的两个人也沉默了下来。    “你的剑法还是如此的优雅,却又快又准,和当年的你相比,现在更狠更绝情了吧?”    “你,也一样”,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带有丝毫的温度。    白衣人笑着耸了耸肩道:“你都知道了?”    “不知道。”依旧是冰冷一片。    “那你为什么丝毫都不惊讶?还是早就预料到我找到这?”白衣人有些好奇的望着灰衣人“你还是如此的惜字如金,就像我当年初遇你一样,那么冷,那么绝情,对外人不多说一句话。”白衣人有些无奈。    灰衣人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依旧冷冷的望着白衣人。    白衣人好像并不介意灰衣人的冷漠,继续道:“他来找过你吧?”    “是”灰衣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白衣人却没给他机会“冷霜?”    听到这两个字,灰衣人眼中泛起一股温柔:“冷无情,剑如霜,我,今生,唯冷霜。”灰衣人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但白衣人好像并不领情,相反还很生气。“那我呢?”白衣人的语气骤然变冷,目光直射灰衣人,好像要把他看穿。    灰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与无奈,“别逼我。”    “逼你?君若涯,你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君自天涯一相逢,会向瑶台月下逢。君若涯,给我一个理由。”白衣人的气息有些慌乱。    “没有理由。”灰衣人的眼眸已不再是冰冷一片,甚至有些许的慌乱。    “没有理由,当年你会一走了之?你以为你躲在这我就找不到你?这个梅谷是我们初次相见的地方,我们弹琴作画,吟诗作赋,过着神仙伴侣的生活,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君笑素眉淡,新月怜,又见旧时帆,贴云寒。江上双双燕,相对浴妆浅。’你笑我写的词不好,却又把它放在床头,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一走三年。我想忘记我们的点点滴滴,可,越加清晰。涯,为什么?为什么?”白衣人的气息已完全紊乱了。她一把扯下头上的发绳,瀑布般的头发倾然飘下,白衣映着苍白的脸庞,及腰的长发随风飘动,飘飘如仙子。“飘然若仙,翩然入圣”江湖上人称“圣仙子”的苏冷慕。    君若涯眼里闪过一丝温柔,但迅速被冷漠所代替。苏冷慕定定的望着君若涯,以前那个帅气却有点冷漠又有点孩子气的君若涯不见了,三年,足够改变一个人了。现在的他,只有冷漠。以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真的不应该再去打搅他?苏冷慕心想着。苏冷慕蓦然靠近,用她的鼻尖贴着君若涯的鼻尖,吐气如兰:“君若涯,你给我记着,我,苏冷慕,今生只为等你。”说完,蓦地远离。君若涯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与伤痛,半响,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走吧。”    苏冷慕身子抖动了一下,声音有些颤抖,“好,君若涯,我走。”说完,一个纵身,两三个跳落,待再看时已消失不见。    君若涯望着苏冷慕消失的方向,怅然失神,口中喃喃道:“君笑素眉淡,新月怜,又见旧时帆,贴云寒。江上双双燕,相对浴妆浅。慕儿,我未曾忘记,未曾……咳咳”君若涯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傍晚的山谷,夕阳撤回最后一丝光亮,整个梅谷笼罩在淡紫色的雾中,谷中的一切都罩上一层紫色,神秘又迷蒙。空灵幽静的山谷,偶尔回响着鸟儿的鸣叫,还有从远处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笛声。这笛声悠扬却能断人肠,深秋的夜幕冰冷却又深邃,点点星光眨着眼睛,诉说着最凄美的故事,只是故事的主角都在黯然神伤,一思一怆然。笛声如泣如诉,伴着月光,如同晓风岸边的伤别,美却苍凉。    月下,一身灰衣随风扬起,连同那头银色的长发。他的脸变得苍白如纸,唇却像鲜血一般红。君若涯忽然拔剑,月光映着清冷的剑身,如秋水如冷霜,淡绿色的光芒在月光下显得有些邪魅。长发舞动伴着铮铮剑鸣,如凤啸如龙吟。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君若涯随风舞剑,姿态优美的像一首曲。满天满地的落叶随剑飘动。凌乱的尘空,弥漫的香屑,如散花,如飞雪,如行云,如流水。周围的枫叶纷纷落下,像杜鹃啼血,又似胭脂红。空谷中的身影时而飞起,时而腾跃,剑光撩动,纷乱如斯。衣带飘飘,剑气如虹,直上云霄。而后,灰色的身影像一根羽毛,飘然落地,剑被插入地下,君若涯半跪在枫叶上,又吐出一口鲜血,嘴唇更是鲜红,有些妖艳,却也分不清是唇红还是鲜血了。君若涯脸色更加苍白,狠狠的用手捂住胸口,用力的揉着。    空谷中传来悠扬的歌声,似乎离得很近,又似乎离得很远,歌声断断续续,在寂静的夜空中格外凄美,如同美丽神话里的仙乐。歌声传遍整座山谷,时而有回声传过,惊散一地月光。    只听歌曰:明月如水兮水如天,枫叶如血兮照无眠,虞美人兮胜三千,惜君子不见兮三年,挥长剑兮斩相思,相思如愁兮歌不断,相思越千年。    君若涯死寂冰冷的眼神中闪过异样温柔的光芒。他从衣袖中掏出一把精致的萧,和着歌声渐渐地也吹了起来。悠远的箫声和着如雾似幻的歌声,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此时,空山凝云,万物寂寥。    君若涯突然开口:“你早已知晓?”    突兀的声音响起:“是”    “为什么?”君若涯的气息有些慌乱。    “什么为什么?”声音依旧波澜不惊,不夹带任何感情。    “百里流云?”君若涯像是想到伤心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他?”    “是,难道不是他?”    “冷霜!”    “冷霜?”    “对,是冷霜。”    君若涯有些犹豫,迟疑的道:“你呢?”    “我?”声音有些冷。    君若涯停了半响后道:“是”    “你不明白?呵呵,君若涯,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空谷中闪出一个白色的身影,竟是刚刚离去的苏冷慕,君若涯直直的望着她,却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已知晓她没有离去。    “问东君何处天涯,落日啼鹃,流水桃花,淡淡遥山,萋萋芳草,隐隐烟霞,随柳絮吹归那答,趁游丝若在谁家?倦理琵琶,人依秋千,月照窗纱。涯,你还记得这首醉东风吗?”    许久的沉默。    “慕,百里比我更适合你。”    “百里流云?是啊,他更适合我,他不会一走了之让我苦苦寻找三年。君若涯,虞美人发作起来不好受吧?”苏冷慕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道。    君若涯没有回答,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他知道虞美人的毒性,逃离这三年,其实他一直在找解毒的方法,但收效甚微。虞美人,江湖上一种几乎无药可救的毒,不动情还好,一旦动情就会失去理智,功力是平时的十倍,滥杀无辜,即使最亲爱的人也逃脱不了。当年,一时大意中毒,却找不到破解之法,只能隐居起来,眼睁睁看着心爱的投进百里流云的怀里。    苏冷慕看着君若涯眼中的落寞,心蓦然揪紧,她咬咬牙,把嘴唇咬破,靠近君若涯,趁他还在思绪里,毫无征兆的吻上他的唇。君若涯石化在那里,三年了,想念却不敢想的苦楚似乎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了,冰冷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三年前那个风度翩翩又有些冷漠的君若涯,一切都如三年前,君若涯眼中有些挣扎,且就疯狂这一回吧,我一定不会伤害她,即使自杀。君若涯贪婪的吸取苏冷慕口中的芬芳,想念了三年,躲避了三年,还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天意吧。    君若涯沉醉在自己的思绪里,却毫无警戒到口中的那股血腥味。待到发现时,他已完全推不开她,直到她瘫倒在他怀里。苏冷慕的唇变得鲜红,脸色更加苍白。对着君若涯凄然一笑,说:“别,我不会死的。”君若涯抱着她,不再冰冷,却满心伤痛。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逃离了三年还是伤害到了你。”君若涯紧紧抱住她,眼角溢出几滴清泪。    苏冷慕用手轻轻擦去君若涯脸上的泪珠说道:“别哭。”君若涯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眼光看着她。    “涯,你这张脸,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美,呵呵,月神君若涯,有谁知道你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更不会想到原来你这大魔头长的这么好看。呵呵……咳咳……”    “为什么那么傻?”    “为你啊,江上双双燕,相对浴妆浅。我怎么舍得。”    “你……”君若涯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死不了,虞美人虽然无药可解,可我把它引入我的体内它也无可奈何,最多让我武功尽失罢了。我不会像你一样每天都要受他的煎熬,值了。”    “慕儿,你,真的好傻。是我错了,我当初不应该瞒着你我们应该共同面对的。我不应该把你交给百里,我一直知道,他对你钟情,我……”    “流云,已经走了。”苏冷慕看向谷中,一个飘逸的身影一闪而过。“流云,这辈子,我定负于你,可是,我爱的是涯。让我自私一回吧。”    苏冷慕握着君若涯的手,沉沉的睡了下去。    君若涯抱着她,走向溪边的竹屋,隐约听到几声沉语:“慕儿,好好睡一觉,我一定能找到解药,我一定会保护你。”怀里的人睡得更沉了,嘴角却浮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竹屋外,月光依旧皎洁的照耀着梅谷,如血的枫叶在风中摇曳,如同美人的红泪。铺满落叶的幽径上响起沙沙的声音,如同情人间的窃窃私语。    远谷中,凭空出现一声叹息,而后一个飘逸的身影疾掠而去,如天边的流云,瞬息百里,好像不曾来过。    空谷中,只留一柄长剑,在月光下闪着幽冷的光,如冰如霜。                       共 38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的发病因素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