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科技

爱信则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4:46

信是一个十分生性腼腆、安静的男孩子,从小无论是在父母眼中还是在老师口中的信都是内向、听话、寂静、温顺与不善言语的乖乖仔、三好生。  如果说用“安静”这一词来形容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儿是不正确的话,那请原谅,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与他本身最为贴切的而又最能表达他给人们的感觉的一个形容词,除此之外,我真找不到比这更能精准无误的形容词来形容静如细雨一般的信。心安则静,情坚则信。  嘀,一声轻柔的短信提示声打断正坐在电脑前全神深陷思索,盯住显示器里昨天熬夜到清晨五点才画好的K工程改造总结构设计图上午被老板一眼看出存有漏洞,却又不指出其漏洞出现在什么地方就要求在明天早上九点开会之前将改好的设计图放在他办公桌上,所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的可能性很大,虽然此时是既累又困可仍然很认真地将该设计图细看了一遍以后发现漏洞在哪里并考虑如何修改的信的思绪。信低眼看一下电脑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钟后随即出现在他稍带疲乏俊脸上的是由心底散发而出的淡淡一笑,他伸出右手拿起放在电脑旁的手机,按下“确定”键,手机屏便立即呈现出几行文字:  睡了吗?呵呵,知道你昨晚又熬夜画图,今晚肯定支撑不住,所以早早就见周公去了啦!可是你今晚还没有跟我说晚安呢啊,不会是忘了吧?没关系,可以原谅,谁让您老人家是大忙人呢!嘻嘻,小心别忙得把你自己是谁都忘了哦!不要太感动,因为只许一次,再没下次,要知道我没有那么大度,另外为了让你长记性,明天罚你不许用电脑。哈哈,够狠的吧我,看你还敢不敢不跟我说晚安就睡觉了?!……  看到这里信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原本灰暗又静冷的办公室此时像是温暖了许多。他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移步走到饮水机前一边低着眼回短信,一边很熟练地拿纸杯接了杯水,随后转身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你舍得让我用手画图吗?不许用电脑,明知道我的工作离不开电脑,你也就会欺负欺负我!不过很可惜,我明天照样可以用电脑,因为我还没有睡觉呢怎么跟你说“晚安”?  呵呵,那是,我不欺负你我欺负谁?怎么还不睡觉?不会是在等我的短信吧!  你觉得呢?  不会。  聪明!  过奖!设计图没通过?  嗯,细节上有些遗漏,我正在思考如何修补,估计今晚又得通宵。  哦,那我不吵你了,早点弄完你就能睡一会儿觉!很累吧,别为了提神就喝太多的浓茶,那对胃不好!肚子饿了就吃点方便面、饼干什么,不可以空着肚子熬夜,知道吗?  嗯,我知道!你明天穿厚点儿,你哪要降温了!还有,定上闹钟,我不知道要弄到几点,如果弄完还有时间的话我就睡会儿,所以明天早上可能不能叫你起床了。  遵命!  晚安。  晚安!  信发完“晚安”二字后顺便也定了一下手机上的闹钟。随后将手中的手机重新放回电脑旁,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欲使此摆脱掉那只难缠的瞌睡虫,看向显示屏。  其实这些年信早已养成“晚睡早起”的习惯,以前上学时在他们宿舍信有个外号叫做“公民”,其意思是公鸡打鸣。不管有课没课,也无论是周末还是节假日他这只大公鸡都会按时按点地报鸣,哪怕他晨光未现之时方才睡下的他也能照常在七点左右醒来,虽然他很小声甚至他都不起来,就只是躺在床上看书。信向来少言寡语,待人温和,属于做得往往比说得好的这类人,由此虽说朋友不是很多,但很受朋友信任与喜欢。毕业后信选择留在这个城市,纵使毕业前父母就在家帮他联系好了工作单位,告诉他只要自己一毕业就能去报到,而且还是在机关部门,听起来很有前程,一般人挤暴了头都未必进得去的地方信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表面上信说自己喜欢这个城市的寂静的街道和清新中略带花香味的空气,他觉得这里比起车水马龙、人群拥挤的大城市来更适合自己,实际原因不仅仅如此,他很清楚回去就意味着从此主控自己人生的遥控器就又交回到父母的手中并且也辜负了自己当初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才考到这里来的缘由。找工作固然不容易,但在这里他是自由的,不用替谁考虑也不必强逼谁为他着想,所以就算很辛苦他也从没有想到过要放弃。  俗话说得好嘛,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值非常多的钱票票,如果想要发财的话就去挖金子吧,那样既无任何风险又不需多高的学历,唯一一个要求是,你要有良好的体格和一双能够慧眼识金的明目与没有挖到不气愤、挖到不狂喜成疯其强悍的心理素质,不然的话你还是安分守己地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为好!  毕业后的信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现在所在的这家中外合资XXXX建设公司,二年前初出校门的信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这应聘的时候羞涩的模样到现在还常常被当时的考官、如今的同事拿来取乐,说早知道信这么能干,当初就不要他了!二年期间内居然从小助理做到设计师,照此下去的话恐怕再不用多久他们就成了信的手下啦!这虽然是玩笑,可人人都心知肚明,老板很器重信,信也确实不负老板所望。信做事安稳,为人老实,才敏思捷,有言信、肯担当,不像其他80后只有嘴没有手。因此,超越他们是迟早的事儿。  并且,在他们公司一直有传言说他们老板有意将我们青年才俊,性情温文尔雅,待人忠厚的程信同志招为贤婿,甚至于有人曾经亲眼看到信和他们老板的千金两个人一起逛街。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他们记得信刚来公司不久的一天下午他们让信去老板的办公室拿文件的时候正巧碰见他们老板的千金来找他们老板,还别看他们老板长得的样子真是不怎么对得起人,可是人家生出来的女儿那绝对是相当地对得起广大职工,特别是男职工们。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可以说是人间上品,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身价有身价,而且还是个“海归”。他们公司的小伙子们早已对这位读过洋文的千金大小姐垂涎三尺已久,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流水”落落大方的以微笑来拒绝“落花”。自从那天过后,这位平常不怎么到他们公司来探班的大小姐逐渐变成了他们公司的常客,到后来直接就成了他们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并且干得颇有成绩。有一段时间这位大小姐经常来他们办公室找他们,其实说是找他们倒不如说是找信来得爽直一些,因为办公室里的无论谁都可以看出来这其中的意图是什么,没有说破的原因就在于人家是自己老板的千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既然人家喜欢朦胧点儿的调调的话他们最好是装糊涂,不然万一搞砸了吃不了兜着走的可是自己。还有,人家当事人还没怎么着呢,他们这些旁观者何必要多此一口呢?  曾经跟信同时进入公司工作也是平时和信关系比较好的陈风趁着吃午饭的空闲问信:“你在学校没谈女朋友,还是谈了分了?”  “没谈。”信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直言相告。  “啊?没淡?不会吧,为什么没谈?”陈风一脸疑问。  “不知道!”信放下手里的筷子。  “怎么可能,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师哥居然没有谈过恋爱,打死谁谁都不能相信!”陈风吃了口米饭“肯定是你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  “嗯……“信故装思考似的低眼想了一会儿后笑呵呵的说:“不知道!”  “那像那样的女孩儿你喜欢吗?”陈风用眼神瞄了一下坐在他们不远处正和同事边吃边聊的他们老板的千金。  信顺着陈风的眼神看过去,摇摇头。  第二天早上信没有等到手机的闹钟作响就醒了。尽管他凌晨三、四点才将设计图修改好,用打印机将图稿打印出来后放到他们老板的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上,随后回到办公室才拿起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靠在办公椅,双脚搭在办公桌上慢慢地睡着。  凌晨快四点才睡着,早上七点半左右就自然醒了,而且人家前天晚上还一夜未眠?这怎么可能嘛,打死我都不信,你信么?!不过,如果你由于某个人需要的关系而养成了某种习惯的话,会发现所有不可能的都不会不可能。因为所有所谓的“可能”、“不可能”其决定权就在于你愿不愿、想不想和肯不肯,如果你想、既愿又肯的话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要是你不想、不愿、不肯的话那即使是原本就可能的也会把它看成“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睡醒后的信先起身到洗手间方便和洗了洗脸,出来后拿出事先买好放在办公桌下面一个木箱里的方便面泡了一包,这是由于某人吩咐他说不能饿肚子,更不能不吃早饭而想出的招数。正巧一天他看到这个别人不要的废木箱子觉得还能用就拿回自己办公室里,回头将此事告诉给某人,某人知道后就让他买些饼干、面包与方便面等可久放的食物放在木箱子里面以备加班或忘记吃饭时食用,还让他把木箱子放在一个不易让别人发觉的比较隐秘的角落,要不会被别人偷吃光不说,还容易让别人看见了觉得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信一向都很听某人的话,他觉得那是某人在乎自己才处处管着自己的一种表现,他还蛮喜欢某人管自己的,因为这表明了自己对某人来说越来越重要了。然而,跟那个人比起来呢?  泡上方便面的时候昨晚设定好的手机闹钟闹铃才在静默如夜的办公室内响起,一段轻柔的钢琴声在办公室里悠然奏响,信伸手拿起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关闭闹铃并且在手机屏幕上打出:起床了吗?恋恋  随后确定发出。一分钟后,手机短信提示声响起,信按下“确定”键打开短信:没,刚醒。  昨天我不是让你定上闹钟吗,怎么现在还没有起床?  哦,我忘定了!  果然不出信所料,就知道孟恋这个懒虫会忘记他那个嘱咐昨晚才定下闹钟的,害怕自己会因为熬夜缺觉的关系睡过头没有叫她起床而特意定下闹钟以防自己睡过头,明白他要是不叫她她就能一直睡到中午,今天可不是周末。  没有人能弄清楚信和恋两个人的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说他们是朋友,他们却比朋友更亲密,说他们是情侣,可他们又不像情侣那么缠绵,而且两个人谁都没有向对方明确地表明过什么。怎么说呢?不明确更胜于明确,不是情侣但胜于情侣,没有承诺却胜于承诺,懂吗?哎,连我这个叙述者都有些糊涂了,就别说你这个读者了,不过如果说你曾经经历过那种迷蒙不清却又甜酸相加而你又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的感觉的话你就会明白信与恋二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虽然有点儿绕口,但真的是这样的,那种不清不楚而充满了期待与憧憬的关系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了解的。  这让我想到某小说里的一些话,原话怎么说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大致意思是这样:男女之间的关系不只是只有朋友、恋人两种,还有一种特殊的关系是在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而这种关系进一步可以发展成恋人,退一步就是朋友;比朋友贴心,比恋人放心,两个人无话不说的同时也较能理解对方,并且可以在适当时期给予对方鼓励与安慰,第三种关系。因为我个人主观上认为情人和恋人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应该同为一种关系,不是吗?  不可否认,这种关系很暧昧、比较容易让人误会或想入非非。即使如此也是十分正常的,因为如果彼此二人对对方没有特别的情感的话也不会成为这种关系,不能说双方也绝对不能说单方,只能说彼此都或多或少的有那么点意思才会发展到这样一种关系。实际上,暧昧也是讲究资格的,对方对你不感兴趣的话你就没有资格跟对方搞暧昧,你待对方冷若冰霜的话对方就是想跟你玩暧昧对方自己也玩不起劲来。这跟恋爱是一个道理,对方接受并愿意和你交往那才是恋爱,不然,你就只能算是“单恋”人家,也就是单相思。有人说暧昧可以延长两个人爱情的有效期,我很是赞同。  坦白的说,信喜欢恋已经很久了,在他作为恋的男朋友的朋友的身份和恋做朋友的时候就对这个天真得有些无知、单纯得有点傻的女孩儿萌发出一些特殊的感情,但那时候恋是他朋友的女朋友而他也只能将自己的那份不为人知的情感深藏于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不让任何人对此有所发觉,而且在他朋友没有抛弃恋之前他一直和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且维持着一般普通朋友的关系。虽然信也是通过同学才认识恋当时的男朋友阿革,他二人的关系就只不过是普遍朋友罢了。  那时他刚上大一不久,由于原本就性情安静,不善与人交心的关系使得所认识的也就只是和自己住同一个宿舍的几个室友与同班同学。然后,再通过他们来认识一些和他们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同年人通常一般都是在一块儿玩过一次就算得上是朋友了,不存在什么相知与否。阿革和信的一个室友念同一系不提,两个人还是一个地区的老乡,同省不同市,因此他们两个人走得比较近,平时总是常在一块儿吃饭、玩儿、打球啊或打扑克什么的,甚至有一段儿时间二人好得跟一个似的。信就是在阿革和自己那个憨厚老实的室友来往异常频繁期间认识到阿革与正在和阿革谈恋爱的恋的,刚开始接触阿革的时候信就觉得阿革那个人有些假惺惺,属于说一套做一套的主儿,跟自己那个对别人有一说一有十不会说九的老实室友完全不是一路人,而且恐怕就算阿革把他那个室友卖了他那个室友都浑然不觉并且还极有可能会为此而感激人家阿革帮自己卖了个好价钱,可是他二人怎么会走到一块儿呢?信很纳闷儿,后来才知道原来阿革看上一个平时和他那个室友关系密切却又不是女朋友,至少目前还不是女朋友的女生而想利用他那个既憨厚又老实还单纯的室友跟那位女生的关系来接近那位女生其重要原因才和他那个室友的称朋道友,待阿革达到目的后就将他那个室友丢在一旁,置之友外。   共 77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该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