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星座

进击吧哥哥 卷6章27 坚韧和沉重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6:04

进击吧哥哥 卷6章27 坚韧和沉重

内心世界对外敞开,是一种很陌生、新奇、又让人有点不适应的感觉。

就像是过去一直宅在家里,突然间置身于商业步行街,周围人来人往,自己反而有点无所适从。

“放弃了完美的灵魂防御力,换取‘灵魂斩术’的可能性么……”

李小森心情挺复杂的。

从战斗法师变成暗裔战法,本质上,是在战斗法师的基础上,融入了夜行血族的职业属性,这对李小森原本就有的战斗法师的职业属性,并没有多大改变,是一个“加法”。

在此之前的诸般修行,比如专属能力的研发,本质上是探索“暗裔”的部分为自己附加了什么。

现在呢,李小森第一次舍弃了曾经作为战斗法师的一部分。

舍弃了一部分战斗法师的属性,这是第一次。

但人生不就是这样么,总是紧紧攥着手里的,一点都不愿意放下,那或许永远都不能获得更多想要的东西。

为了得到,有时候需要选择舍去。

“复苏的能力……以及现在这敞开的心界……”李小森露出一丝微笑,“现在,我可以说我是全宇宙独一无二的暗裔战法了,而不是夜行血族与战斗法师的简单加和。”

曾经的自己,是个混合物,战斗法师和夜行血族简单粗暴地混合在一起。

现在,李小森觉得自己身上的两种职业属性的存在,有点真正彼此融合的意思了。

李小森又想到两天前,北欧的凯瑟琳娜施展的那招“无我之剑”。

针对破绽的攻击模式,以及这非常类似于无我境界的无我之剑,让人不得不怀疑:北欧的宫廷剑士一脉,是不是和曾经出现在地球上的那位自称“洛德森”的战斗法师有关系?

到现在,李小森比较确定,地球上曾经出现过战斗法师,自己并不是第一个。

柳长生在华夏血战的最后,就曾经提到过“洛德森”,而且用的是李小森最熟悉的家乡语言。

加上柳长生用以把诸多战神兵器熔炼于一身的“熔兵炼体”,更是战斗法师在地球上留下过痕迹的铁证。

现在又要算上一个疑似和战斗法师有关系的北欧宫廷剑士一脉。

那夜行者呢?拥有超级生命的特征的夜行血族,会出现在地球这么个不起眼的星球上,本就离奇得很,难不成也和战斗法师有什么关系?

根据目前已知的少许情报,那位“洛德森”出现在地球的时间,应该正是史前能力文明和夜行者的那场史前战争的时期。

如今史前文明不再了,但华夏书院继承了史前文明建造的诸多遗迹和联通所有遗迹的古代通道,北美猎魔城又似乎是那古代大学者拉尔斯的遗产,如今的华夏书院,以及猎魔城,是否隐藏着某些和那位“洛德森”相关的信息呢。

还有让人很在意的李幸倪、龙五……

李小森叹了口气。

地球真的是个奇怪的地方,这不是李小森第一次生出如此感触。

但和过去不同的一点是:过去李小森只是觉得这地球上奇怪的、不合常理的事物很多,越深入了解就越多,而且纷繁庞杂,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现在,李小森隐隐觉得,或许一切谜底的本源,都隐藏在史前时代那位在自己之前来到地球的不知名的战斗法师身上。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樱井静香走了进来。

看到上半身从床上坐起来的李小森,女孩呆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啊,你终于醒啦!天哪这两天真的担心死我了,虽然那天馆主大人说你应该没事……”

虽然碍于身份,她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照料李小森,只能安排仆人帮忙照顾,但这两天樱井静香每天都会定点来看李小森的情况。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樱井静香关切地走到床边。

“哦,没什么问题,感觉挺好的。”李小森说。

自己的确没大问题,只是一次并不是出于本意的本能进化。

倒是眼前的樱井静香,让人有点在意,虽然女孩看到自己醒过来时表现得很开心,但她进门时眉宇间的一缕愁容,并没有逃过李小森的眼睛。

“我昏迷的这两天,发生什么了么?”李小森轻声问。

樱井静香叹了口气,也不隐瞒。

听女孩说,自己昏迷的这两天里,剑道大会已经如期正式召开了,这自然是好事,就像之前说过的,认真对待剑道大会,就是对那些藏身暗处的敌人的最好的应对,是最佳的备战方式。

但不得不说,有些人,似乎有点认真过头了。

“剑道大会是剑馆的传统,比剑规则也是沿用以前的,基本没变过。”樱井静香解释道,“我们日本剑道比较讲求对决中也要守礼,而且只分胜负,不决生死,因为剑道精神里包含了不下死手、狠手的部分,大会规则里就没有特别硬性的规定。但小森君你也知道,这次大会的与会者,不只有我们日本职业圈的人,还有世界各地山门的代表队伍。”

李小森点头:“所以有人出手太狠,闹得大会的气氛不太好?”

樱井静香哼了一声,这个向来礼貌温和的女孩,罕见地流露出恼怒的表情:“就是两天前来找小森君麻烦的那个凯瑟琳娜!两天的时间里,她赢了七阵,问题是本来只是小组赛阶段,不涉及到淘汰,只是以胜负算积分。可她……她下手真的太狠了!”

李小森心说能不狠么,那女人两天前可是连加布鲁、唐沁都拉不出,若非唐心亲自下了大雪山,出面阻拦,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

这一方面和宫廷剑士一脉的职业特点有关,这职业本来就是极致的进攻和单挑,但另一方面,估计和凯瑟琳娜这人的性格,也有很大关联。

李小森相信并不是所有宫廷剑士都是这么讨人厌的作风。

因为和凯瑟琳娜交过手,李小森倒是不太意外,但在听樱井静香说过那些和凯瑟琳娜交过手的人的下场之后,李小森还是忍不住默然——七个人,有剑馆的人,也有华夏山门的,其中情况最好的是重伤!其余有人出现了轻度残废,还有人未来的职业发展上限,估计会受到明显影响,还有一位日本剑馆的高手手中的一柄在日本职业圈颇为有名的名剑,在对决中,被凯瑟琳娜硬生生打成了三截。

“因为这个凯瑟琳娜,现在大会的气氛很不好,唐心馆主大人又不好说什么,毕竟大会的规则本身的确不太严格。”樱井静香越说越气愤,“还有,小茜她这两天也很难过,华夏山门那边被凯瑟琳娜伤到的人已经有三个了。”

李小森呆住了:“啥?小茜?哪个小茜?”

樱井静香奇怪道:“还有哪个,华夏书院的李小茜啊。”

李小森感觉有点晕,瞠目道:“所以你刚刚叫我妹妹什么?小茜?这么亲热的吗?你们……你们认识?”

“认识啊,刚认识的,不过我们很聊得来!”樱井静香吐了吐舌头,“小森君的妹妹,是个很好的人呢。”

李小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孩子之间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是很难理解,就像当初李小森无法理解妹妹和小傲娇林婉的关系为什么会那么好。

说到林婉,唉,三年前在北美惊鸿一瞥,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印象中,林婉在那场李幸倪和前任裁决部长的权力斗争结束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李小森隐约明白,她后来应该在替李幸倪做事,只是不知道究竟在做什么。

李幸倪和龙五,这是当今这个地球职业圈中,除了夜行者之外,最让李小森看不明白的两个人。

李小森起身穿好衣服,简单吃了早餐,然后赶紧前往大会的现场。

听静香说,大会为自己保留了与会资格,但期限是三天,如果三天内自己醒不过来,那没办法只能取消资格了。

本来自己有五六场小组赛要打,都被暂时押后了,所以能及时苏醒过来,算是很幸运。

至于凯瑟琳娜,虽然对这人的反感不减反增,但李小森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真要和对方再度交手的话——就更要先把大会的与会资格确认保留好,过了小组赛,应该就有可能对上了。

樱井静香倒是有些担心李小森刚醒来的状态能不能参加对决,毕竟两天前,众人对突然昏迷的李小森的结论是“非正常性顿悟”。

但在看过了李小森的第一场小组赛之后,樱井静香的疑虑就完全被打消了。

李小森手持一柄简单到甚至有些粗陋的刀剑胚子般的武器,一记斩击,就把剑馆的一位种子选手级别的高手,给劈翻在地!

掌握完美走砍之后,李小森已经可以在面对防守反击式的日本剑道时,放心地主动出击——因为反正完美的走砍中,几乎没有破绽,这会让在反击中寻找破绽攻击的日本剑道很难受。

而两天前有所领悟的刀胚,李小森现在基本确定了:刀胚的奥义,在于“坚韧”和“沉重”。

是的,坚韧和沉重,李小森自己也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橘焰鬼斩”神出鬼没,流焰质地的刀身,给人一种轻盈到没有重量的感觉,但其内在的刀胚,其实是最坚韧也最沉重的事物,这就是单纯的刀胚所蕴含的真形,所引动的效果。

“这大概是因为橘焰鬼斩要破开空间而行,自身强度不够的话,直接就在空间夹层里,被压成齑粉了,所以才要‘极致坚韧’!”李小森心中有所明悟。

那天自己用刀胚横于身前,挡住了凯瑟琳娜的剑,其实就是利用了刀胚“坚韧”的特点。

至于“沉重”——

李小森之前一直以为,橘焰鬼斩能穿梭虚空,是因为刀锋可以“刺入”空间里,是一种锋利的体现。

现在才知道,橘焰鬼斩并不是“刺入”空间的,而是“压入”的!

利用极致的沉重,压垮局部的空间结构,这才是橘焰鬼斩的真正原理,而如果不是单独把刀胚部分拿出来钻研,李小森还真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个奥秘。

复制眼固然强大,没有复制眼的基础,就不会有李小森如今的专属能力“千幻书生”。但有些时候,似乎不是绝对的好事,容易造成“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尴尬情况。

李小森突然想到古代书院的“近似模拟”,和自己最擅长的“绝对复制”对应,心中所有所悟,隐隐抓住了什么。

总之,手持极致坚韧又极致沉重的刀胚,配合上走砍,李小森现在表面看来是个风度翩翩的日本剑客,实际上却是一头以剑为牙的残暴猛兽!

就这样,一天之内,接连七战,把拖了两天的和自己有关的小组赛,一天都打完了,七战全胜!

所有李小森的对手,都是一种类似的感受:本来高高兴兴,想要来一场剑客与剑客的巅峰对决,结果呢,双方刀剑碰撞的刹那,他们感觉砍过来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座山!

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很想骂娘,手一抖,剑就飞出去了,然后李小森会客客气气地行礼说:“多谢承让。”

他妈的,承让你妹承让!这真的是樱井家的剑术?!

“也不能说不是樱井家的剑吧……”

一位年长的剑客较为客观地分析道,“樱井家的剑,终究是剑,而一切剑道的基础,便是走砍

。这樱井本堂,等若暂时放弃了樱井家剑道那些花里胡哨的幻术逼迫啊,防守反击啊之类的,反而选择了使用最基础的走砍技术。”

“那怎么解释他剑上的怪力?”一位输在李小森手上的剑客气愤难平。

“呃,这……”老剑客无言以对,“我没亲自感受过,不太好说……”

对于这些猜测,李小森完全不在意。

不错,现在自己假扮樱井本堂,不能太引人注意,要避免怀疑,但一味藏着可不是办法,这样虚虚实实的,才是王道啊。

尤其是三年前自己“战死”之前留给世人的印象中,有很多,什么懒小森,什么打不死的强小森,唯独剑道、斩术方面,其实三年前的李小森用得挺少的。

“如果樱井本堂在小组赛继续保持这样的表现,那么,樱井静香就确认成为下一任的荣誉家长吧。”桂香大家长已经苏醒过来了,不过被樱井梨香炸出来的伤势还没全好。

对此,樱井静香发现自己并没有特别高兴,只是很平静。

“原来我并不是冲着荣誉家长的位置回来的,我只是想要回归这个圈子。”樱井静香看着刚打完第七场比赛的李小森,“以及能回到职业圈,看到这样的人,真好!”

许多年后,樱井静香嫁作人妇,生儿育女,和孩子们说起往事,还是会在提到和李小森的这段交集时,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七场比赛一口气打完,李小森正考虑着接下来是去看看过去两天错过的精彩对决,还是先看今天的其他场地的比赛。

就在这时,只听不远处的六号比剑场,传来一个熟悉的嚣张声音:“哈哈,干嘛这么瞪着我,想吃人么?我没违反大会规则吧,这小子自己技不如人被我揍了,怎么,比剑难道是舞蹈表演,不允许受伤的么?”

李小森眉头一皱,这是凯瑟琳娜的声音。

此时凯瑟琳娜手持宫廷剑士标志性的细长的刺剑,傲然站在比剑场的中心,在她面前,一个身穿道袍的身材很高大的华夏道羽士,倒在一片血泊中,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他其实手脚都已经被打断了,根本无法起身。

这人是曾经和李小森交过手的丹青子,当时以一手水柔拳术,给李小森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水柔”是华夏道门的一脉修行思路,可以是拳,也可以是剑。

昨天南离已经栽在了凯瑟琳娜的剑下,而且受伤极为沉重,关键是自信心遭受到了职业者最不愿意遭遇的打击。

丹青子和南离的私交谈不上很好,但毕竟同为道门中人,所以今天全力以赴,以道门仅次于“太极剑”的“水柔剑术”,准备和凯瑟琳娜一决胜负,为南离讨回场子。

然而防御力惊人、且守中带攻、可以打出水滴石穿的惊人穿刺力或是滔滔洪水般的滂湃压迫力的水柔之剑,最终还是没能胜过凯瑟琳娜手里的刺剑。

丹青子在凯瑟琳娜的脸上,留下了一条血痕。

而为此,丹青子付出了手脚齐折的代价。

宫廷剑术真的太过凌厉了,一旦催生破绽,再击中破绽,所造成的破坏力惊人得大,似乎被宫廷剑术催生出来的破绽,比一般的破绽更脆弱、更致命!

凯瑟琳娜目光斜睨,看向脸色难看的李小茜:“怎么,这么生气么?真看我不顺眼的话,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比剑啊,不过你知道怎么拿剑么?哈哈哈哈!”

宝宝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一岁半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女孩小便有异味是何原因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