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三十三章 孔贤慧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2:10

绝世邪君 第六百三十三章 孔贤慧的故事

“卖身?”秦石瞪了瞪眼,尼玛这也太直接了吧?

“怎么?你來这里,不就是为了寻欢作乐吗?”孔贤慧鄙夷的道:“抓紧一点,我沒有时间和你耽误。”

说完话,她走到床前,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一副任人宰割的羔羊模样,看的秦石是一愣一愣。

“咕噜………”噎了口吐沫,这种诱惑是个男人就会有反应,秦石自然也不会意外,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他不能对不起那三个女人。

“你把衣服穿上吧,我不喜欢这个样子,女孩子还是应该矜持一点,自爱一点。”秦石摇摇头,将散乱的衣服扔给孔贤慧。

孔贤慧一愣,玉面大怒:“矜持?自爱?真好笑,如果不是我们这些不要脸的女人,你们这群男人上哪里泻火?少在这跟我讲-优-优-小-说-更-新-最-快-.-什么大义凌然的道理,你來这里不就是为了找女人找情人來夜夜笙歌吗?男人都是一样,沒一个好东西。”

娇嗔声响彻房间,秦石呆愣的眨了眨眼,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他心想他得罪谁了?怎么地也沒怎么地,就被人劈头盖脸指责一番。

无奈的摇摇头,他道:“我说,你这人真有意思,谁告诉你來这里就非要是寻欢作乐,夜夜笙歌了?干嘛非要把自己形容的这样不堪?”

“不堪?”孔贤慧冷笑:“我卖,你买,天经地义,你到底上不上床?不上床的话我下楼继续接单了。”

几番争执,秦石要疯了。

但是他能感觉到,这女人的身上,肯定有什么故事,才会让她变成这样,他相信这世上沒有平白无故的堕落,如果不是因为经历了什么非人的待遇,令她哀莫大于心死,她也不会这样。

“我说,咱们又沒有仇,能不能不这样对话?”秦石不知所措的喟叹。

但未料,孔贤慧从床上爬起身,赤果果的顶到秦石身前,满脸无所谓的笑了笑:“可以啊,你睡了我,我马上就离开你。”

“………”

秦石无语,是真的无语。

“靠…”他抓狂的爆出声粗口,尼玛这女的是逗他吗?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左手上传來软绵绵的触感,旋即他就看见孔贤慧的玉面娇羞,露出一副失魂之色。

但下一秒,一抹蔑视从孔贤慧的嘴角扬起,那笑容是那样的嘲讽:“呵呵,说了这么多?最后还不是想要我的身子?”

秦石愣了愣,低下头朝左手望去,只见他的左手竟不知何时,握在了孔贤慧的酥胸上,而且五指还在时不时的捏动。

最重要的问題是,他根本就沒有抬过手啊,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意思啊,什么情况?

“邪魔,你大爷…”马上,秦石反应过來,抽回左手的在心底大骂:“邪魔,你给我滚出來…”

“干嘛啊?骂骂咧咧的?”邪魔懒散的回应。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秦石敢肯定

,刚才绝对是邪魔在搞鬼…

“我那不是成全你吗,虽然这女孩的姿色比不上你那三个小女友,但是也算是人间极品了,你们人类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來着,哦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吗,难道你想要做王八蛋?你想我还不想呢,我可不想要个王八蛋当兄弟…”

“你………”秦石恨的牙根直痒,捏紧拳:“你最好别吱声,从现在开始给我当成是哑巴,否则的话我和你沒完…”

捋一捋嘴角,邪魔自娱自乐的笑了起來,就好像是一个寻到宝贝的孩子一样:“不出声就不出声,我看你怎么收场。”

“滚…”

这邪魔,上來顽劣的时候,简直是比他还过分。呸…秦石摇摇头,他可沒这么玩物丧志,大骂自己交友不慎,整理整理尴尬的情绪,才古怪的望向孔贤慧。

“那个……那个对不起啊,刚才那个不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不是故意有意轻薄你,我………”尼玛,秦石语无伦次,这要怎么解释啊。

“有什么对不起?我是卖的你是买的,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们男人不就是想要这一身皮囊么?”孔贤慧自嘲的笑,一边笑一边握起秦石的手,朝自己的酥胸抓去:“给你啊,给你啊,你不是想要吗?呵呵,一壳躯体,狼狈的皮囊,男人不就是喜欢么?來,我给你。”

“够了…”秦石皱了皱眉,不悦的甩开孔贤慧:“你别太过分,这世上不是所有男人,不是所有感情都像你想象的那样轻薄与不堪,我心里有我爱的女人,不离不弃的女人,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做对不起她们的事。”

“你有爱人?”这一下,换成孔贤慧吃楞,但是她马上就讥讽道:“她们?呵呵,她们?那就是说,你也不是什么专一的人,不还是和寻常的臭男人一样?”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不总针对我?”秦石有些生气,道:“我告诉你,我身边的三个女孩不一样,我们之间都是历经过生死,那一份感情在我心底,是凌驾于轮回,凌驾于一切的感情。”

“我承认,我沒能给她们专注的爱,这是我这辈子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但是我会将我的心掏出來,分给她们三个人,让她们三人,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孩,沒有之一…”秦石的眸心炽热,那一份决然让孔贤慧蹙了蹙眉。

她能听出來,秦石的每一句每一字中,都透露着他对他口中那三个女人的爱,那份爱就像是三月的桂花包,盛放了满满的春意。

“你……很爱她们?”

“废话,我都是要当爹的人了,我当然爱她们。”秦石撇撇嘴。

“当爹?”孔贤慧美眸失色,连续退后几步:“那,那你來这里做什么?”

秦石在房间左右环视一圈:“我啊,你不会真以为,我是來这寻欢作乐的吧?我來这,是为了打探点消息。”

说完这话,秦石捏了捏左手:“至于刚才的事,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这件事怎么和你说呢,你就当做在我的左手里,藏着一个好色的怪物吧…”

“臭小子,你他妈才好色,你他妈才是怪物…”邪魔暴跳如雷。

“谁叫你刚才坑我…”秦石撅撅起嘴。

孔贤慧瘫坐在床榻上,她美眸中闪烁着古怪的光芒,看着秦石的样子就像是发现新世界一样。

孔贤慧冷静下來,秦石长吁一声,他都沒敢上床,谁知道这疯女人,一会又会对他做出什么事來,盘膝坐在地板上,问道:“我说,我看你和寻常女妓不同,你应该不是自愿呆在这里的吧?”

孔贤慧玉面上布满了抹挣扎和哀痛,她沉默了方久:“我也爱过,全情投入的爱过,爱过一个男人。”

陷入长久的记忆中,她是那样的凄凉:“我和他,沒有人支持,所有人都反对,但是为了他,我不惜背弃家人,不惜与天下为敌,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我。”

那一刹那,秦石仿佛看见了四年前的自己。

多么像?

多么像当年的他和于琳儿?

只不过,是男女的身份颠倒了而已,为此秦石对这个命运坎坷的女人,莫名的升起同情。

“我以为,我是他的全世界,却不知道的是,他的世界里从來沒有过的我存在,我只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孔贤慧悲凉一笑。

“他人呢?”

“我不知道,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从梦中惊醒以后,我就被卖到了这里,他再也沒有出现过。”孔贤慧绝望的摇摇头。

果然,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

秦石沒有多问下去,只是心疼这个女孩。

他笑着拍了拍她的香肩:“放心吧,你坎坷的命运,从今天开始就结束了。”

“嗯?什么意思?”孔贤慧不解的朝秦石望去。

“沒什么意思,我要带你离开。”

秦石摊了摊手,他本來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这个女孩的命运实在和他太像,当年他是因为诸多的贵人相助,才能得以从阴影中走出來,他体会过,所以更能明白,在那种在绝望中,有一个人愿意向你伸出援助之手时的心情。

他希望,能将这种力量传递下去。

但是孔贤慧却摇了摇头:“算了吧,刚才你得罪了刀疤,现在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何况我沒有半点修为,你带着我一起,我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那就不用你管了。”秦石满脸的无所谓,那刀疤男的身份他刚才听见了,其实也正是因为听见,所以才下了那么重的手。

“乱域执事的弟弟吗?正愁不知道怎么去乱域呢。”秦石满脸无所谓,旋即突然想到什么,冲着孔贤慧道:“对了,为什么刚才我选你,那老鸨做出那么为难的表情?”

提起这事,孔贤慧罕见的轻笑:“因为,选择我的男人,來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沒有光顾过这家青楼。”

先是一愣,旋即秦石露出几分不解。

而就在他不解中,孔贤慧玉手从背后伸出,只见在她的手掌间,握着一块说不上來的椭圆形翡翠。

这翡翠一出,邪魔罕见的露出抹警惕。

“名器?”

-----

先祝各位读者清明节快乐,这两天晓浅父母來看晓浅,昨天只有两更,今天零点只有一更,晚上晓浅父母走了会给大家补上。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医保医院吗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专家电话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如何乘车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专家简介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来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