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体育

求医问药更便捷

发布时间:2019-09-12 10:48:00

患者在家就能预约专家、在线诊疗,完成付费、药品配送等整个诊疗过程只需要动动手指,在互联网上进行操作。2015年12月,位于浙江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的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成为破解百姓“看病难”的突破口。

“真的很方便,不用跑医院,浙二医院的王建安院长就为我诊疗,开出了处方。”患者黄女士说。三年前,黄女士曾患上急症,经过紧急手术转危为安,回家后医生嘱咐要定期随访、按时服药。如今,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她足不出户便得到了心血管专家王建安教授的远程复诊。处方开出后,黄女士在1天后拿到了配送药品。

受益的不仅仅是患者,“拥抱互联网诊疗,对于医、患双方都有很大的意义”。王建安认为,不仅患者就医更加便捷,而且实现了大医院专家与基层医生间的交流,让基层医生得到了专业学习和提升的机会。

“乌镇互联网医院建立起一个新型的智慧健康医疗服务平台,面向全国的医生和患者。现在平台已经实现连接1900多家重点医院、20余万名医生和7200组专家团队,是国内最大的一家医院。”桐乡市市长盛勇军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是通过互联网实现“双下沉、两提升”、均衡医疗资源应用、破解医改难题的典范,也成为中国向世界展示“互联网+医疗”改善就医体验的窗口。

有着30多年医院管理及临床从业经历的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对于中国医改推进之难,有着深切的体会。在他看来,公立医院医生的价值无法充分体现,患者也难以获得好的医疗服务。

“乌镇互联网医院为医生提供多点执业或自由执业平台,也就是‘兼职’,在这个平台上,诊疗费由医生自主定价,互联网医院平台和运营者微医集团与医生分成,70%以上的收入分给医生,市场化方式让医生靠技术吃饭,拿阳光薪酬。”张群华说,这既尊重医生个体,也让患者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然而作为一个新兴事物,互联网医院在落地过程中面临的各种挑战不言而喻。比如如何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如何监管?

记者了解到,关于互联网医院的定义,目前业界并没有统一的共识。而当前的互联网医院均是在各地卫计委的允许下做试点,关于互联网医院的资质、运营标准,目前各地卫计委并未有相关的明文规定。

“大多数医生和病人对互联网医院的概念不清晰,对其应用的可靠性和是否能解决医患问题存在很大的疑虑。”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医院要真正得到发展,还得依赖于国家分级诊疗政策的推进、医保网上支付全面放开。

不容忽视的是,目前大多数互联网医院的医生仍旧处于“兼职”状态,提供医疗服务的时间很难保证。而招聘的全职医生虽然保证了患者的网络问诊,不过因成本较高,最终出现了不少医生回流到医院的现象。

另外,医院之间的数据共享仅限于医联体之间、区域医疗信息平台,无法做到所有医院之间的信息互通。如果医院的信息无法做到云端化,互联网医院所承载的功能则极其有限。

知情人士还表示,目前互联网医院更多是承担复诊开药的角色,并且以慢性病类患者为主。假如要实现真正的分级诊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需要肯定的是,互联网医院是未来的一种趋势。相关数据表明,截至2016年7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线接诊量已超过2.1万人次/日(北京协和医院接诊量为1.5万人次/日),开业半年已为100多万患者提供了医疗帮助。到2016年年底,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日接诊量将达到8万~10万人次/日。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冠状动脉硬化怎么检查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