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夏信息网 > 体育

温家宝总理和农民算粮价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2:36

  温家宝总理和农民算粮价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元月1日至2日来到江苏省连云港市,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看望、慰问苏北革命老区的广大干部群众,同苏北人民共度元旦。这是1月1日,温家宝在东海县平明镇汇盟米业有限公司,向来这里卖稻谷的村民周莉珍询问当天粮价,家里还有多少粮食。 新华社 李学仁 摄

  进入新年第一天的苏北大地,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刚刚下过一场细雨,空气格外清冷。

  冒着严寒,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连云港东海县青湖镇、白塔埠镇、黄川镇、平明镇的多个村庄,看望、慰问农民群众。他还向当地群众具体了解粮食在生产、加工、运输、销售等各个环节价格变动情况,就粮价变化对农民收入影响进行了一番调研。

  (一)

  近一个时期以来,国内一些地方粮食涨价,引起社会关注。温家宝在一些场合表示,他最挂念的是,农民在粮价上涨中收益有多少。

  东海县是全国着名的产粮大县,2006年总产达108万吨,农业人均产粮超过1000公斤,创历史新高。青湖镇、平明镇等地出产的优质水稻畅销全国各地。

  每到一个村子,一户农家,温家宝都反复向农民询问三个数字:今年打了多少粮食?卖了多少粮食?还有多少粮食?

  元旦下午2时30分许,温家宝来到青湖镇青新村。这个村子有670多家农户和3500多亩耕地,是一个以农作物种植为主的村庄。在村口,温家宝向围拢过来的村民们问道:谁家里最近卖粮食了,今天粮价多少啊?

  “我最近卖了4000斤水稻,卖价9角6、9角7左右。先前才卖7角8。今天的价格是9角4。”65岁的村民傅全现抢先回答。他告诉总理,他家去年收了1万多斤水稻、7000多斤小麦。

  “都卖完了么?”温家宝握着傅老汉的手问。

  “小麦基本卖完了,水稻卖了两次总计约6000斤。”傅全现答道。

  “那你赶上水稻的好价格啦!”温家宝细细一算,“如果与先前1斤7角8分的价格相比,现在足足多了1角6分钱。”

  “是啊,是啊,最近这一次多卖了640多块钱。”傅全现乐呵呵地说。

  “俺家多卖了300多块钱”

  “我卖粮没赶上好价钱”……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告诉总理自己家的售粮情况。

  温家宝听后对村支书焦从启说:“走,到农民家看看。”

  村民陈厚娥家里5口人,丈夫在山东威海打工。在陈厚娥家,温家宝和主人围坐在堂屋方桌前,又围绕着刚才的话题聊了起来。

  “总共打了多少斤粮食?”

  总理指着屋内一角的粮仓问。

  “15000斤水稻,近1万斤小麦。”陈厚娥答。

  “卖出去多少?”总理又问。

  “卖了7000斤小麦,留下的自己吃,水稻还没卖。”

  “小麦啥时候卖的?”

  “小麦刚从地里打完,就卖了。”

  说到这,陈厚娥显得有点后悔,“卖早了,刚卖完粮食就涨价了。当时1斤6角,现在涨到1斤7角,少挣了1角钱。”

  “剩余的粮食,打算卖么?”总理继续追问。

  “再等等看吧,眼下不急着卖。”

  陈厚娥答道。

  “你还观望着粮价呢!”温家宝笑着说,“当前部分地区粮价上涨,带有恢复的性质。我希望粮价的上涨,能使农民多得一些实惠。”

  “国家特别注意平衡粮食价格,不能轻易把粮食价格打压下来。政府希望价格稳定在合理的水平,希望你们多挣点钱。”温家宝转脸提高声调向身旁的农民说,“水稻价格涨到9角多、小麦价格涨到7角多,从总体上来看对农民有好处,农民可以增加收入。”

  离开陈家时,温家宝笑着对陈厚娥说:“希望你多打粮、多挣钱,把日子过得更好,越来越红火!”

  随后,温家宝又驱车前往平明镇。

  车窗外,一片片麦田向后闪去。冬小麦苗情如何,墒情怎么样,温家宝对此十分关心。

  车经白塔埠镇张河村,温家宝看见远处田野里一些农民正在干活,他便让车临时停下。温家宝踩着泥泞的田埂,走了三四百米,来到农民中间。这些农民看到是温总理走来,感到既意外又惊喜。温家宝问他们生活生产的情况以及农作物的长势,这些农民竞相回答。

  田间深处传出阵阵欢笑。

  (二)

  温家宝非常关注粮食流通环节对粮价上涨的影响情况。下午4时30分左右,温家宝来到平明镇汇盟米业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从事粮食加工和销售的企业,一年能加工8千吨至1万吨大米。

  工厂门口停着几辆装满粮食的手扶拖拉机和农用三轮车。正在等待卖水稻的农民周莉珍没想到新年第一天竟然会看到温家宝总理。

  “你是卖水稻,还是卖小麦?”温家宝站在农用三轮车旁问她。

  “水稻!”

  “今天多少钱一斤?”

  “9角2分。”

  “粳稻卖9角2分。”摸着车上的粮袋,温家宝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家里的粮都拿出来卖了吗?”

  “是的。”周莉珍回答。

  “一共卖多少斤?”

  “万把斤吧。”

  “这次都把它卖了?”

  “是的。”

  “希望你卖个好价钱,多赚点钱!”

  温家宝说。人群中响起了笑声。

  走入这家企业加工厂房,墙壁一侧小黑板上写着当日的粳稻收购价格:每斤8角8分至9角2分。

  温家宝抓起一把米,问企业负责人钱志君粮价是怎么定的。

  “按出米质量计价,百斤稻谷出68斤精米,每斤卖低价8角8;百斤稻谷出73斤精米,每斤卖高价9角2。”钱志君说,“过去最高收购价是8角2,现在是9角2,涨了1角钱。”

  看到几个卖粮的农民,温家宝招呼着:“来来来,咱们在这里一起开个会!”

  “以每斤粮食市场零售价涨1角钱算,农民能挣多少?”温家宝问道。

  “大约2分钱。”平明镇平明村的种粮大户李传华答道。

  “加工环节呢?”温家宝又问。

  “2.5分左右。”钱志君接过话题答道。

  “运输和销售环节呢?”

  “现在很多加工企业也在搞运输,合计来算,运输环节能挣1分钱。其他则集中在销售等环节,不过由于商场定价问题,销售盈利比较难算一点。”钱志君说。他还告诉总理,目前当地农民家里的小麦已基本卖完了,水稻大约还剩下六成左右。

  “你每斤9角左右的价格收购水稻,卖出大米1元2角4分,超市中的销售价更高些。其实,粮价上涨,好多环节在分利。”温家宝扳着手指说。

  详细了解到粮价上涨后各个环节的“账目”,温家宝有了一个清晰的“账本”。他对围坐在身边的种粮农民说:“我一路上都在算这个账,我希望粮价的上涨,能使你们多挣些钱。”

  温家宝说,现在最稀缺的东西最便宜。粮食、土地最稀缺,但价格低,背离价值规律。农民辛勤劳动但收入低。所以粮价合理上涨,应该把主要的好处给农民。

  “你们觉得今后的粮价走势怎么样?”温家宝又问。

  钱志君说:“估计还要涨一点,但最好是波动不要太大。”

  平明镇平明村种粮农民薄康波也觉得粮价能平稳涨一些:“价格上涨要趋于平稳,这样百姓心里就有数能均衡卖粮,避免舍不得卖或者一下子全部抛粮的情况。”

  “你们说的有道理,这次粮价上涨,有点恢复的成分,对农民有好处。”温家宝说,“当然另一方面,也要把城里的部分困难职工生活照顾好,把低保水平提高,使他们买粮吃饭不困难。”

  温家宝对随行的当地负责人说:“不均衡卖粮,也反映出了农民的矛盾心理:水稻涨到9角1分是不是还低了点?是不是能涨到9角2分、9角3分?他们自己也拿不准。政府要给农民提供准确的市场信息。”

  他接着说:“老百姓手里的钱多了,不缺钱花,就会均衡卖粮。我也发现,现在老百姓手里的粮食是一年比一年多,因此卖粮也一年比一年均衡。”

  “现在种粮不仅不收税,国家还给补贴。乡亲们种粮的信心更足了。”薄康波十分高兴地说。

  “你家里种多少亩地?”温家宝问。

  “30多亩。”

  “我支持你。30多亩地,粮价又好,你今年收入更多了!”温家宝说。

  离开东海县,温家宝在夜幕降临时分又赶到连云港市的家得福超市,认真察看商品标价,不时和顾客攀谈,并向售货员询问了节日期间与粮食有关的一些副食品价格情况。(新华社 孙杰 张旭东 郭奔胜)

  (作者:佚名)

小吃
遗产继承
娱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